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1 個月 ago
56 Views

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Maria Ho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在這場長達5個小時的現場直播中,我們可以看到大家總是在一陣嘻笑中度過,這也是Andy Stacks常在說的,有時候這樣的局他跟比賽比較不相同,他是一種娛樂交流,大家可以透過打牌談天說地來去增加感情,並且讓這個遊戲顯得更加有趣。
※非港.澳.台人士,可使用VPN跳至香港地區觀看視頻即可

而在這群男人堆裡面,出現了一個神力女超人Maria Ho他的成績不遜色於Andy Stacks
大家可以透過這次牌局清楚的看到Maria Ho當在面臨思考的牌型的時候非常小心謹慎,甚至也在考慮自己每個手牌上面的勝率,
如同之前跟大家說的「耐性是人生的基本功!」在Maria Ho身上完全展現出來,她打牌總是小心翼翼,不會過於浪也不會過於保守,她總是時時刻刻在思考著自己的打法跟可以怎麼做。
相關文章:耐性是人生的基本功!德州撲克職業牌手在牌桌、股市中 發現人生勝出關鍵

Maria Ho,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女性牌手之一。她的撲克盈利已經累積至260萬美元。她是有史以來第一位為撲克電視直播節目擔任戰略評論員的女性牌手。
在眾多出色的牌手中,讓Maria Ho脫穎而出的是她面對他人撒謊時一種無以言表的神秘能力。Maria Ho說這一切都歸咎於她過去的經歷。
Maria Ho說「說實話,我被騙過很多次。並不是說人們對我感覺不好或是我有所冒犯——我就是被騙過很多次,不論是感情還是在其他事情中。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很強烈的直覺。當某些事情與某些人不符時,我可以感覺得出來。」
Maria Ho說「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和女性打撲克的原因。誠實來說,女性更加擅長說謊。我幾乎從來辨別不出一個女性牌手是不是在詐唬。而當一位男性牌手詐唬時,幾乎只要我看著他,他看著我,我就能感受到。」
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Maria Ho生於台灣,大概5歲的時候和家人一起移民美國。她的父母追求自己的美國夢,給年幼的女兒灌輸了吃苦耐勞的精神。Maria Ho描述了她在加尼福尼亞的童年生活。
Maria Ho說「我接受的是非常傳統的中國教育。雖然我生活在美國,但是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親,不希望我吸收太多的美國文化。我們吃中國菜。在正常學校放學後我還要去中文學校學習如何用普通話讀和寫,還要學習中國民間舞蹈以及其他類似的東西。」

她的父母很重視高等教育,當Maria Ho選擇成為職業牌手時,他們都很失望。Maria Ho上的是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迭戈分校,2005年獲得傳播學學士學位。起初她渴望成為一名律師,但是在聽她法學院的朋友講了自己的經驗以後,Maria Ho發現這條道路並不適合自己。本科畢業以後,她選擇了間隔年,這一年期間Maria Ho開始全職打撲克。
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Maria Ho說「成長過程中,我成為律師的想法可能是來自父母。在我年紀尚小時,他們就強調非常傳統的職業道路,比如醫生、律師。這些職業是他們所認為的能被社會所接受的職業。他們很難理解我成為職業牌手的選擇。」
Maria Ho說「我有一個姐姐。他擁有臨床心理學博士學位。她是佩珀代因大學的教授。顯然,我和我姐姐差別很大。直至今日,我的父母對我還是懷有一點點失望。他們讓我也有點難過。但是我不能永遠為父母的批准而活。」

她在大學的時候因為朋友的介紹開始玩撲克。玩撲克成為娛樂消遣,她說:
「我在大學的時候,父母不想我找工作。他們想的是『我們就只想你安心學習』。因為這樣,我從父母那裡獲得零花錢。我用這些錢打撲克。」
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不久後,她開始去聖地亞哥附近的賭場打,並在那裡磨練了自己的技術。
Maria Ho說「我開始去賭場玩撲克,我甚至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就是開始和別的人對抗。我覺得,說實話,我的經驗是從牌桌上輸錢而獲得的。我邊學邊前進。當我坐在牌桌上,把錢拿出來打時,我對這個遊戲的了解並不是很多。」
Maria Ho 與 Andy Stacks參加 Live at the Bike 看看神力女超人怎麼對抗這些男人

2011年時,Maria Ho因獲得WSOP比賽亞軍拿下540,000美元。這是她打錦標賽所拿到的最大的一筆獎金。她這樣描述那三天的比賽經歷:
WSOP冠軍基本上是很多牌手職業生涯的頂峰。2011年時,我只打了三四年的全職撲克。我感覺非常幸運,職業生涯初期就能獲得這樣的成功。說實話,感覺世界好像不公平,你可以通過玩一個遊戲就能贏得那麼多錢。」

撲克生活有很多高潮和低谷,會使依靠打撲克為生的人身心疲憊。Maria Ho所輸的最大的一筆錢是在一個高額現金桌上,四五個小時之內就損失了5萬美元。她回憶道:
「從情感上來說,確實是很難去處理那樣的局面。但是你又不得不去面對。我覺得世界上最頂級的牌手如果缺少堅毅不拔的精神的話是不可能那麼成功的。我覺得這就是優秀牌手和頂尖級牌手之間的差別。真的不能過分重視自己贏/輸了多少錢。因為這會影響你的決策。」

👉看更多Andy撲克教學
👉前往WPT世界撲克巡迴賽官網
👉前往GG撲克官網
👉前往GG扑克中国站
👉前往HKPPA香港撲克牌手協會